蒲寿庚
元代脱脱等编撰的《宋史》,明代宋濂等人编撰的《元史》都没有为蒲寿庚立传;清末思想家魏源(1794-1857年)《元史新编》之《平宋功臣传》目录,只有蒲寿庚之名而没有正文。二十世纪的研究者都认定蒲寿庚是阿拉伯人汉化的后裔,这一点没有疑问。记蒲寿庚血统世籍最早的是南宋·遗民郑思肖(福建连江人,1241-1318年)德祐八年(应是祥兴七年之后一年,1280年)著的《心史·久久书·祭大宋忠臣文》,称蒲寿庚为蒲受畊,说他的祖父是南番人。南番是唐宋时期对中国的南部以及南海(南洋)以至印度洋广大地区居民的泛称。元·脱脱等《宋史》曰:“寿庚,西域人也。”明·何乔远(1558-1631年)《闽书》也说蒲寿庚先祖是西域人。西域,是从汉代开始至唐宋对中国西部以远诸国的泛称。约1890年间,德国人希尔德指出:蒲寿庚的蒲字,是阿拉伯普通人名Abu(Abon)的音译,蒲寿庚之姓也是从此而来。阿拉伯人可称南番人,也可称西域人,视Abu一词,蒲寿庚为阿拉伯人则是可以肯定的。(转引自日本·桑原骘藏《蒲寿庚考·第三章·蒲寿庚之先世》)

蒲寿庚(1205-1290年),又称蒲受畊,号海云,宋末元初人,阿拉伯(色目)商人后裔,蒲开宗之子(参见《泉州人名录·蒲开宗》)。任泉州市舶司三十年,是宋元时期蕃客回回的代表人物。后叛宋降元,终生显赫。中国宋元时期著名穆斯林海商、政治家、军事家。其先辈系10世纪之前定居占城(越南)的西域(阿拉伯)海商。约11世纪移居广州,经营商舶,成为首屈一指的富豪。

早年经历

蒲寿庚是宋元时期的知名人物。他精通阿拉伯语、占城语(越南),这对外贸而言就有很大的便利。南宋时期,他既担任过泉州市舶司提举,同时也因为外贸累积大量财富,成为泉州首屈一指的富豪。

13世纪初宋宁宗嘉定十年(1217),蒲家族从广州举家迁往泉州定居。而蒲寿庚的父亲蒲开宗,还曾担任过安溪县主簿,并曾因贸易有功,被南宋朝廷授予承节郎的官衔。

抵御海寇

南宋时,南海海寇猖獗。泉州共发生海寇犯泉事件六起(不含山寇剧盗),而《福建通志》记八起,两书最后一起海寇犯泉都在咸淳十年(1274)

而此时的蒲寿庚只不过是个小商人,略带有亡命徒性质的商队。咸淳十年(1274),海寇袭泉州,官兵无能为力。蒲寿庚与其兄蒲寿宬 为保护家族的巨大利益,凭借强大的海上力量,助官宪击退之,因功授福建安抚使兼沿海都置制使(合称福建安抚沿海都置制使),安抚一路之兵事民政,执掌福建兵事民政要职。统领海防,权力很大。

泉州学者吴幼雄据《宋史·瀛国公度宗本纪》考证,咸淳十年(1274)二月时,福建安抚使是赵顺孙,可知蒲寿庚之任福建安抚使应在咸淳十年(1274)二月以后。

迅速发家

蒲寿庚亦官亦商,官商合一,可以凭借权力更大规模地开展香料贸易,并可通过各种“合法”手段攫取利益,增加财富。

蒲寿庚于宋末垄断泉州香料海外贸易近30年,以善贾往来海上,致产巨万,家僮数千。蒲寿庚拥有大量海舶,1973年,在后渚港发掘出一艘南宋远洋货船,载重量200多吨;船上香料遗存丰富,有降真香、檀香、沈香、乳香、龙诞香、胡椒等。一些学者认为,这艘海船可能是蒲氏家族的香料船,与蒲家香业有密切的联系

德祐元年(1275)三月,即蒲寿庚受任为福建安抚沿海都置制使后不久,蒲寿庚参与了一场反抗宋廷的战争。时右丞相陈宜中为迁都事,杀殿前指挥使韩震,引起殿前司左翼军兵叛。左翼军统领夏璟联合蒲寿庚,连续挫败宋军,取得瑞安(温州)、温陵(泉州)、三阳(潮州)大捷 。

显赫的权力与雄厚的海上实力相结合,使蒲氏成为宋元鼎革之际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。因此,景炎元年(1276)任命蒲寿庚为福建、广招抚使,总海舶。兼主市舶,赋予更大的权力。

屠尽宋室

宋高宗建炎三年,300多赵宋宗室子弟随南外宗正司迁至泉州,并在这里繁衍生息。到了宋末,宗室成员已达到3000多人。不过在据史书及文人记载,宋元鼎革之际,在泉州的南外宗子们,却被蒲寿庚杀害殆尽。

这事还得从南逃的南宋幼主说起。德祐二年(1276)二月,元军南下,包围临安。元军善于陆战而短于海战,闻蒲寿庚老于海事,拥海舶至多,若能招得蒲寿庚,既能严重削弱残宋的海上力量,又能借蒲氏之力给残宋毁灭性打击。在元军攻临安之前,元军统帅伯颜派遣不伯、周青招抚蒲寿庚、蒲寿宬兄弟未果。同年三月,元丞相伯颜陷临安,恭帝降,南宋事实上灭亡。南宋遗臣奉恭帝兄赵昰入闽,欲图恢复。同年五月,赵昰在福州另立朝廷,是为端宗,年号景炎元年。

同年十一月,元兵由浙江入福建。为避元军,南宋陈宜中、少保张世杰率舟师十万,奉宋端宗赵昰及卫王赵◇、杨太妃等,由福州航海至泉州城南郊法石下辇村,“欲作都泉州”。宋室冀得蒲寿庚之助,以继续在闽、广沿海地区坚持抗元,当时的南宋孤臣陆秀夫张世杰等人,带着两个娃娃皇帝端宗、幼主抵达泉州,赵呈率残部退至泉州城外法石寨,在这里的赵宋宗室子弟打算接应他们,但蒲寿庚拒不支援宋军,却“闭门不纳”、“闭门拒命”,禁止宋军进入泉州,致使这一干人无奈继续南逃,撤往广东。因此,宋军改泊泉州外渚獭窟。张世杰只得护送端宗匆遽移粤,经漳州趋潮阳。

宋军以船舶军资两皆不足,张世杰临走时强征蒲寿庚的商船,“掠其舟并没其赀”,采用暴力直接抄没他的家产以充军资。抢走停泊在法石一带的蒲氏海舶400多艘。掠蒲氏海船二千艘,没其货物,忍无可忍的蒲寿庚把怒气撒在定居泉州的南宋宗子身上,乃怒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。蒲寿庚并杀宋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约3000人。

叛宋仕元

蒲寿庚派亲信孙胜夫秘密出城,迎接南下途中的元军。于德祐二年(1276)十二月初八(公历1277年元月),元兵由浙江抵泉州,蒲寿庚与州司马田真子献城降元。

蒲寿庚的降元,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地方精英集团在支持他。他们对当地的政治和防务,都有很大的左右力量,如世居泉州、三代武卫左翼军统领夏璟,有调遣泉州军队之权的田真子,以援城功授永春县达鲁花赤的林纯子,“以全城功归诸故家”的颜伯录,蒲寿庚的党羽孙胜夫、尤永贤、王与、金泳等。

蒲寿庚降元,以所拥有的海舶交元军进攻残余宋师。元军将领董文炳率部抵泉时,擅解所佩金虎符赠蒲寿庚,此举事后得到元世祖的嘉许。元廷授蒲寿庚为昭勇大将军、闽广都督兵马招讨使兼提举福建广东市舶。

降元后,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重用。

至元十四年(1277)“进昭勇大将军,闽广都提举福建广东市舶事,改镇国上将军,参知政事。并行江西省事。至元十五年(1278)三月又升蒲寿庚行中书省事于福州,镇抚濒海诸郡

助元灭宋

至元十四年(1277),元朝于泉州设市舶司。四月,董文炳谒见元世祖时说:寿庚素主市舶,谓宜重其事权,使为我捍海寇(指南宋残余势力),诱诸蛮臣服。这正是元朝统治者重用蒲寿庚之用意。

至元十四年(1277)七月,蒲寿庚任镇国上将军、江西行省参知政事(张世杰回师围城,没有赴任)

至元十四年(1277)七月,南宋·张世杰从潮州回师泉州,欲得蒲寿庚而甘心,与义军陈吊眼、畲族许夫人等协力讨蒲寿庚,声势浩大。这是一场关系到蒲氏及其家族命运的生死决战,但当时元军主力不在泉州,守城兵力单薄,城内又有宋朝遗民内应,形势对蒲寿庚极其不利。蒲寿庚一方面派遣孙胜夫诣杭州求援兵,一方面与尤永贤、王与、金泳等部将协谋拒守晨夜血战。十月,张世杰围泉州城70多天(首尾3个月)后,因元·元帅唆都等来援,被迫解泉州围南撤,复返广东。这场保卫战的胜利,沉重打击了残宋的士气和力量,基本上消除了闽南地区反复拉锯的局面,巩固了元朝在福建的统治。

至元十五年(1278)三月,蒲寿庚任福建行省参知政事。八月,蒲寿庚任福建行省中书左丞,镇抚濒海诸郡

至元十六年(1279)二月,蒲寿庚的舟师奉旨配合元军主力进击广东,会追二王张世杰遗于崖山,幼主祥兴帝赴海死,宋亡。

至元二十一年(1284)八月,蒲寿庚任江淮等处行省中书左丞兼泉州分省平章政事。

蒲寿庚对那些虽然怀旧但没有参与抗元斗争的宋朝故臣颇注意笼络。如推举原吉安知州庄弥邵、原刑部郎中庄弥大分别为肇庆路治中和广州路治中;对那些因故幸免的宋室宗子后来也不再追究,甚至还授录为官。这种策略对稳定局势、巩固统治起了积极作用。

蒲寿庚於宋元转变之际,显赫一时,其子孙在元朝,亦颇得志。按蒲寿庚三子:师文(参见《泉州人名录·蒲师文》)、师斯、均文。师文于至元十八年(1281),尝兼任提举福建道市舶,且以功袭职,官为福建平海行中书省。师斯子崇谟,官至行省平章政事。

死后鞭尸

作为曾经的泉州市舶司提举、同时也是泉州首屈一指的富豪,此时的蒲寿庚作古早已百年以上,却被明朝人从坟墓里拖出来“鞭尸三百”。他的蒲氏后人更被朱元璋指为“余孽”,全部充军禁锢,并被要求不得读书,“世世无得登仕籍”。